当前位置: 首页 >> 清洗/清理设备

超亿吨过剩钢铁产能将打拉锯战维权

2020-10-28 0人读过

超亿吨过剩钢铁产能将打拉锯战

“产能严重过剩”、“利润相当微薄”……在日前召开的第17届国际冶金工业展与第五届宝钢学术年会上,前来参展参会的钢铁企业无不忧心忡忡:国内过剩的2亿吨钢铁靠什么来控制和消化?钢铁企业路在何方?中国钢铁业如何渡过痛苦而漫长的严冬?

合力化解产能和结构困局

与会的中国金属学会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徐匡迪表示,将2011年全国钢材消耗量作为基数,通过GDP预测、投资预测和行业预测三种方式,估算出我国到2015年粗钢需求量约为7.16亿~7.5亿吨。然而,我国在商业模式不清晰、且烧钱看不到尽头的情况下钢铁工业在2004~2012年因受大规模基础建设而“激增”每年近4亿吨的产能,这就导致当前经济增长速度“平稳着陆”后,钢铁过剩产能每年超过2亿吨。甚至,眼下这股钢铁企业的“扩张冲动”尚未平息,已开工项目就有510个、在建投资规模2699亿元。钢铁工业正处于市场供过于求和原料价格高企的双重压力之下,多数企业处于亏损或成本运行状态。

据统计,今年前4个月,全国生铁、粗钢和钢材累计产量和钢材库存居于高位,3月末钢材库存达到最高的2192万吨。摩根士丹利近日发布的研究报告中称,当前全球钢铁过剩产能已达3.34亿吨,其中中国约有2亿吨。高高积压的“钢山”背后,是钢企越来越艰难的处境。中钢协1~4月钢铁行业运行情况显示,钢企效益环比还在逐月下降,大中型钢铁销售收入累计增长仅0.76%,销售利润率仅0.23%,处于工业行业垫底水平,近四成企业处于亏损状态。

2亿吨钢铁过剩产能究竟如何形成?行业人士分析,除了需求市场萎缩外,产能规划跟不上市场需求变化的节拍,甚至与需求背道而驰,也是重要原因。这其中,既有钢铁企业间恶性竞争,也有来自整体规划的问题。如有的项目报批时处于增长的黄金时期,而经过漫长的审批到正式开工建设,却已深陷过剩危机。

如何才能尽快摆脱这一困境?从行业角度说,徐匡迪建议,或许可以参考欧盟、日本此前削减钢铁业过剩产能的办法。其中,前者主要采取限制政府对钢铁企业的资助、取消银行对钢铁扩产的贷款,强制竞争力差的企业退出市场,而后者的做法则主要是将冶炼等前端工序集中在部分工厂,通过优化流程、减量重组来提高竞争力。

产能第一为何结构上不去?减产增效愿景美好,但推进过程并不乐观。摩根士丹利报告中称,就中国来说,三大原因将阻扰钢铁行业通过兼并重组去除过剩产能:首先,长距离运输使得不少钢铁企业兼并重组变得可行性不大;其次,钢铁行业的高就业率也使得地方政府在兼并重组后想关闭过剩产能却束手束脚;再其次,2011年后中国钢铁企业低利润率,使得企业现金紧缺,很少有企业能有资金进行兼并重组。

业内人士指出,要彻底改变国内钢铁业的产能和结构困局,上下游需形成合力,需要先进制造、新兴产业带来“源头动力”。

资源浪费、环境污染、赚不到钱,当公众和企业都意识到过剩的后果时,过剩或许可以倒逼变革。全球领先的钢铁公司新日铁前负责人黑木在年会上介绍,新日铁当时将25座高炉两年内关停到9座,产能削减1/4,在更小的生产规模下,拥有了向高端升级的“本钱”。徐匡迪表示,欧美国家钢铁过剩后的调整经验同样适用于国内行业:欧盟粗钢产能过剩调整花了近20年,美国钢铁业一直主动减产,如今美国钢铁产能几乎不过剩,而且拥有很强的竞争力。

过剩危机之下,国内钢铁业能不能真正壮士断腕,寻到出路?对此,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王晓齐表示,未来通过提高环境准入门槛等措施,力争将80%左右的产能纳入到规范管理中,淘汰20%产能。许多大型钢企也提出了产能调整计划,宝钢集团董事长徐乐江表示,吴淞地区钢铁基地已进入调整的准备阶段。

“拉锯战”中完成转型发展

今年第一季度,全国粗钢产量达19175万吨、同比增长9.1%,创下季度历史新高,远高于去年同期的2.5%和全年3.1%的增长率。既然供过于求,为何今年第一季度我国粗钢产量还创下了9.1%的增幅?

与会专家们将此解读为“钢铁产能的超常释放”,而徐乐江直言,因为市场需求有限,部分产品生产出来却销售不掉,因此,等到今年二三季度,整个行业都会更加“理性”。第一季度超过9%的增长很难维持全年,最终今年的钢铁产量只会比去年“略有增长”,增幅控制在2%左右。

此外,徐乐江还提到,随着矿山企业和钢铁企业间供需关系的变化,加之钢铁业自身发展的需求和受全球经济昨天下午大背景的影响,今后几年,两者间将可能出现一个“拉锯战”。

据了解,从2000年到2012年,铁矿石的市场价格上涨了差不多5倍,全国粗钢总产量从1.28亿吨上升至7.2亿吨,钢铁企业对铁矿石的需求量一直非常大。但由于钢铁企业产能过剩、产量增速放缓,未来市场对铁矿石的需求量预计也会随之下降,或者至少不会再像前几年般“强劲”。

“在打拉锯战的这几年间,钢铁行业需要完成自身的转型发展。而对矿山企业来说,特别是前一段时间大量投资的矿山企业,他们的危机可能要来了。”徐乐江认为。

走向新生还需合理布局

作为高能耗、高污染行业,中国钢铁工业要走向新生,必须要迈过资源环境这道门槛。徐乐江表示,由于环境方面的压力,钢铁企业已不再是政府眼中的“香饽饽”,企业面临着来自政府、社会和企业自身的三重压力。

除环保压力外,中国钢铁行业面临的产能过剩致全行业利润降至低谷,也是宝钢选择搬出上海的一大深层次原因。

“钢铁行业可能面临长期的低利润率,同时新的钢铁产能仍在形成。”徐乐江分析道,“过去十几年的销售利润每年呈现两位数的高速增长,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到现在,销售利润率在逐年下降,今年整个行业基本上处于一个微利甚至亏损状态阶段。在战后的欧洲、日本、美国等国家和地区,钢铁行业先是随着经济高速发展而发展,随后步入平稳发展阶段,然后进入下调阶段。尽管这个阶段躲也躲不过,但是我对钢铁行业未来的发展充满信心。”

徐乐江披露,“十二五”期间、“十三五”期间宝钢在产量和结构调整上会有很大动作。正在考虑转移其在上海的钢铁产能,是“转移产能”并非“淘汰产能”。

通过分析中国钢铁工业的产量和产能分布格局,徐乐江认为,中国钢铁行业产能分布不平衡的很大原因在于布局不合理。东南沿海的消耗钢材量很大,但这几年中国钢铁行业呈现60%以上的矿石向北运送现象(即南矿北运),因为大量的钢铁产能分布在我国北方,导致北钢南运,所以在未来的发展过程中,这种调整是必须的,同时也一定是经过充分市场竞争的结果。

分析师表示,“钢铁工业‘北重南轻’的布局未有改善,东南沿海经济发展迅速,钢材需求量大,存在供给不足情况。环渤海地区钢铁产能近4亿吨,但50%以上产品外销。部分地区钢铁工业布局不符合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和制造业转移的要求,16个直辖市和省会城市建有大型钢铁企业,已不适应城市的总体发展要求。”由此可以看出,钢铁行业的合理布局已成为全行业亟待解决的问题。



哪种办法治疗痛经好
双鸭山牛皮癣专科医院
衡阳白癜风医院哪家治疗好